和记官网|首页 >健康 >性病 >

吴村医和艾滋病孙儿的故事

和记官网|首页 抗艾故事艾滋病 2021-04-28 07:38

68岁的吴仲仁是河南省上蔡县远近闻名的乡村医生。这位在基层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十多年的村医前不久获评“最美乡村医生”。在不断地给村里的患者带去希望和信心的时候,他同样不幸感染艾滋病的孙儿毛毛也成了他心中永远的伤痛和坚持。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毛毛,穿着一件干净的T恤衫,头发长长的,透出一股农村孩子少有的清秀、时尚气息,除了稍嫌瘦弱,看不出他和同龄人有什么不同。

上世纪90年代,当地一些村民无序卖血导致艾滋病疫情滋生,吴仲仁的儿媳妇也是其中一员。她2002年就去世了,还不到30岁。而她已将病毒传染给了她的丈夫和最小的儿子毛毛。

“做梦也不敢想啊,这事来得太突然了,中国咋突然出现艾滋病了,我始终想不通。别人给俺儿介绍媳妇时还没有艾滋病的概念,根本不知道。孙子的命是我救回来的。”吴仲仁充满怜爱地看着一旁低头不语的宝贝孙儿,回忆着不愿回首的往事。在他眼里,毛毛既是他的试验品,也是他的希望。

只要有一丝可能,就绝不放弃。吴仲仁用尽各种办法在孙子身上做着种种专家认为不可行的“试验”。考虑到中医治疗对孩子好,还不影响发育,他坚持对毛毛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进行治疗。而懂事的毛毛,也努力地配合着爷爷的治疗。再苦的药都会按时吃,从不用提醒:“红色的(抗病毒药)一次吃一个半,一天吃两次,黄色的吃一个,一天吃两次。”问他难受吗?“没啥反应,不难受呀。”他轻声回答着。说到爷爷怕他生气,他也会轻轻地说:“不生气呀,生气也没啥好处。”

除了药物治疗,吴仲仁还以近乎溺爱的方式小心地保护着毛毛的心理,尽可能不让他受到歧视和委曲。“孙子玩电脑能玩一夜,脑子很聪明,学习很好,但初中毕业就不让他上了。怕将来考上大学人家不收,对孩子是压力。他能多活一天,我思想就安慰一天,有压力也不能表现出来。”有位外地的好心人前几天打电话,让毛毛到他那去找个工作,也被吴仲仁谢绝了:“我哪都不想让他去,就让他跟着我,我看到底能活多久,我们已经打破了很多专家的预言,我们还要扛下去”。

“毛毛好交朋友,后边经常跟一堆,是小孩头,品行好。到了上学年龄,他瘦小瘦小的,肚子鼓多大,上学老师都不要,说坐不到板凳上。可是毛毛就想上学,想跟孩儿们在一起。小孩哭我思想也不痛快啊,我跟老师说,不管咋说让他坐墙角听听。”吴仲仁不住地絮叨着,心酸中又有一丝欣慰:“你看他现在都有1米72了。”他不断强调着孙子的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免疫细胞里还有艾滋病毒,但基本检测不到。他看着毛毛和周围的孩子一起玩耍,觉得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

17岁的毛毛正值青春叛逆期,除了不爱说话,和许多孩子一样,爱电脑爱玩游戏,最擅长的是“英雄联盟,都满级了”。去年他到县城打了4个月的工,挣了4000元,悉数交给爷爷。“因为爷爷最亲,是世界上最亲的人。”

“毛毛的想法大着哩。他说还要出去打工挣很多钱,搞一个技术活,学有专长。”吴仲仁说,只要毛毛好好地站在他身边,就是他最大的希望。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念头,吴仲仁始终提着一股气,这股子劲头使他反而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不少。

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从医的吴仲仁没想到后半生会和艾滋病打交道,如今他还担任着郭屯村卫生所所长。全村共1700多人,有120多个艾滋病人。令他高兴的是,现在村里艾滋病人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接近正常人死亡率了,病情也都控制得比较好。

声明:文章来自和记官网|首页[www.dongdapetr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京ICP备0207354号-1 | sitemap.xml |

和记官网|首页  版权所有 © 202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