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官网|首页 >健康 >性病 >

“一夜情”后对艾滋的恐慌

和记官网|首页 抗艾故事艾滋病 2021-07-27 17:59

三年前,深圳一位白领黄女士和一位留学生网聊,因为感情升温,在深圳发生了一夜情。随后,黄女士身体出现了感染艾滋病的种种症状,她开始怀疑自己已经感染艾滋。今年5月左右,和她发生一夜情的刘在邮件里承认,在发生一夜情之前,他已经感染了艾滋。这个消息让黄女士几乎崩溃,从此她开始变得烦躁、多疑,她于是怀疑丈夫和孩子都已经感染……

上次报道之后,在一个月时间内,黄女士多次检测没病,但仍坚持自己患了国内检测不出来的欧亚型艾滋病毒。她的生活从此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并因此丢掉了工作。专家给她的鉴定却是,没有感染艾滋病毒,患上的是“恐艾症”。

“他感染艾滋的目标是100个”

因为两年前和外国留学生的一次一夜情,黄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从此她就生活在极度不安和恐惧中。

就在今年四月间,黄感觉身体越来越差,而且对照书本知识,她发现身体的许多症状和艾滋非常像。于是黄逼问刘是否感染了艾滋,就在五一前夕,刘在邮件里向黄坦承,早在2005年10月和她发生一夜情之前,他已经感染了艾滋。

就在不久前,刘在国外和黄说,和他发生关系的女性截至目前为止一共有46人,大部分分布在珠三角一带,其中深圳有17人。刘还在邮件里称,他的目标是感染100人。

这个消息令记者非常震惊,反复向她求证这个消息是否真实,黄每次都发誓说千真万确。黄还向记者透露,刘今年一月回到国内,去过深圳、珠海、顺德,在广东地区呆了一周然后去了上海,顺德有他的兄弟公司,他是那家公司一个项目组的研究成员。黄给了该公司的电话,记者几次打过去,均无人接听。

宁信猜测不信科学检测

自从知道刘感染了艾滋后,黄的生活开始变得混乱,对于自己是否感染了艾滋,她的态度是害怕、担心继而怀疑。而且疑心越来越重,她查阅了书上网上几乎所有的艾滋病知识,结论都是:“自己身体出现了多达10多种艾滋症状。”

记者采访了深圳血液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她介绍说,自从黄怀疑自己患了艾滋之后,该中心曾根据黄的要求用两种试剂对她进行了检测,结果很正常。但黄对这两个结果依旧不信任,没办法,血液中心只好又联系深圳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位专家给黄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结果发现她体内的各项生命指征均很正常,压根都没有艾滋病人会出现的反常现象。

但固执的黄对这个在国内颇有赞誉的专家的检测结果也不信任。她的理由是她感染的很可能是一种国内还没有出现的艾滋病毒(欧亚型),这种新的艾滋病毒在国内目前根本就检测不出来。

上述血站的那位工作人员对黄的固执无可奈何,她告诉记者,其实在中国,目前检测艾滋的水平在世界上也是非常先进的,目前出现的艾滋病毒基本上都能检测出来。黄所怀疑自己患的欧亚型艾滋病毒,目前在中国还没出现过,在欧美目前也没出现过,只存在于非洲的非常小的一块区域,但已经被控制。所有黄感染该类型的艾滋病毒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后来记者了解到,让黄认为自己患了艾滋的一个重要依据来自于一位美国艾滋专家的猜测,她曾经委托一个大学教书的朋友打电话给美国疾控中心,告诉在里面工作的一位专家黄的症状,那位工作人员猜测说黄非常像感染了艾滋。但这仅仅是一个猜测,完全不能当成判断的依据,不过这个猜测对黄的心理影响很大。

自认感染和记者打赌10万元

在6月初,黄的身上出现红疹之后,她再次认为,这是艾滋病毒严重化的表现。于是她开始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艾滋。不仅如此,她还开始怀疑老公和孩子也被感染,她怀疑老公已经感染的依据是,两次和老公过完无保护性措施的性生活后,老公身体均出现发烧、腹泻的症状,黄据此认为,老公很可能已经感染。一次她半认真地提醒老公说,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我害怕自己感染了艾滋,你的身体也许也会感染,要不你到医院去检查检查?老公当场就拒绝了她的提议,并回答说,我的身体好得很,没有任何不适,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检查。

不仅如此,黄对自己的孩子感染艾滋也深度怀疑,一天晚上,她给记者发来一条信息说,小孩发烧38.3℃,老说想呕吐腹痛,肯定感染了艾滋,我怎么办?记者安慰她说,老公感染艾滋还可以解释,孩子感染的途径是什么?两人同时身体出血又互相接触的可能性太小了,别胡思乱想了。但黄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一天晚上深夜,记者再次接到黄的电话,她再次谈起孩子的症状,并确定地告诉记者,孩子身上也出现了红疹,肯定已经感染了艾滋,记者再次劝她不要胡乱猜测,她却反说记者不理解她,并非要她和记者打赌。

她发过来一条打赌信息:我将赴美国检测,我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艾滋,我敢下10万元赌注,如果检测没有艾滋的话,我宁愿卖掉房子,倾家荡产赔你赌注。

丢工作“恐艾症”可能是祸首

过了没多久,黄又发来信息告诉记者,她感染艾滋被公司除名了。她说,5月份的时候,她为了检测自己是否感染,向公司请20天病假,但一个星期后,公司的一个同事打电话告诉她,因为旷工三天,她已经被单位除名。但她又说,她对这个结果无所谓,因为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做这份工作了。

记者采访深圳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位专家,他分析说,黄很可能并没有感染艾滋,却因为过度怀疑而患上了“恐艾症”,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他说,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不仅仅是由于对艾滋病的临床表现和传播途径的片面性认识和错误理解,相当一部分人和本身的性格基础以及其他心理障碍有密切关系,尤其和焦虑障碍关系尤为密切。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可以是有过高危行为的人;也可以是没有过高危行为的人,恐惧完全出自自己的主观想象和联想。

专家指出,要克服恐艾症,首先要相信科学检测,在窗口期以后做了抗体检测为阴性,即可完全排除感染的可能,不要再无谓地担心和猜疑。另外,要少对照症状,很多人怀疑感染了艾滋病都和自身的症状有关,的确有小部分人在感染了艾滋病后会出现急性症状,但出现急性症状的条件是感染了大量的艾滋病毒,而这种病例实际上非常少,而且艾滋病急性症状几乎没有特异性,和我们平时可能得的病没什么两样。恐艾者几乎人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症状,但最后的血检结果是99%以上都没事。

(实习编辑:吴春丽)

声明:文章来自和记官网|首页[www.dongdapetr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京ICP备0207354号-1 | sitemap.xml |

和记官网|首页  版权所有 © 202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