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官网|首页 >健康 >性病 >

走近中国艾滋病孤儿

和记官网|首页 抗艾故事艾滋病 2021-11-02 22:05

在北京8月闷热的夏日,故宫里熙熙攘攘的游客都有些无精打采,而一群身穿红黄黑相间民族服饰、皮肤黝黑的孩子却显得异常兴奋。

他们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样的“游戏”:从远处一齐奔向近处的摄影师,在镜头前大声地喊出“茄子!”“西瓜!”,随后又打闹着笑成一片。

孩子们欢乐的神态引得故宫里许多外国游客一路追随。但他们也许很难想象,这些“小天使”已经失去父母的呵护,由年迈的祖辈强撑的家庭根本无力购买一台照相机。

这35名年龄为9至16岁的孤儿来自中国吸毒与艾滋病重灾区之一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他们是全国性公益组织中华红丝带基金在凉山资助的首批“艾滋病致孤儿童”。

本周四,他们结束了为期5天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难忘的中华红丝带夏令营活动。这项活动由全国工商联和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共同主办,中华红丝带基金承办。

贫困

“在凉山,吸毒人群比较集中。因为医疗条件落后等因素,许多人感染了艾滋病并不自知,也不会去医院检查,最终死于艾滋病的各种并发症。”中华红丝带基金副秘书长叶大伟说。

这些孤儿因家庭背景十分复杂,被统一纳入该基金的艾滋病致孤儿童资助计划。

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南部,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据凉山州副州长杨朝波介绍,截至2009年底,凉山州累计报告18003例艾滋病感染病例,占四川全省的60%,其中2009年新增5530例。

凉山州的艾滋病感染者主要是因吸毒而得。昭觉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吸毒、艾滋病的威胁令许多家庭的生活雪上加霜。

叶大伟说,基金会工作人员曾到昭觉县偏远地带考察,发现一些特困家庭的米柜、面柜里空空如也,他们甚至一个月才能吃上一次肉。

2006年,凉山州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在昭觉县四开区设立了这个孤儿班,如今孩子们已经上到小学四年级。

基金从2009年9月起为他们提供每人每月150元的生活补助,并将这个班级命名为“红丝带栋梁班”。“当地政府财力较弱,能够提供给孩子们的资助十分有限。”叶大伟说。

这些孤儿的平均年龄在13岁左右,但由于营养不良,个子明显比同龄人矮一些。叶大伟说,那些没有受助的孤儿身体情况更加糟糕。

顽强

“栋梁班”里的大部分孩子都由老人抚养,也有一些和叔叔阿姨住在一起,陪伴了他们四年之久的班主任某色伍沙老师说。

孩子们小小的身躯却已承担了家庭重担,许多孩子都会做饭和干农活。

14岁的彝族女孩阿热木只火出生几个月后父母就相继离开了她。今年76岁的奶奶抚养她长大。

“有一次,家里断了粮食,只有奶奶在。只火夜里十点还在地里挖土豆,回来煮给自己和奶奶吃,特别勇敢。”某色老师说,“一到假期没事的时候,她就会赶着家里唯一的母猪去吃青草。”

同样14岁的吉尔牛日告诉记者,他的课余生活主要是帮助叔叔婶婶放牛。当记者问他想不想上大学时,腼腆的牛日突然抬起头,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想!我想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赶快赚钱报答叔叔婶婶。”

相比之下,马比木牛则比较幸运,因为他20岁的哥哥在外打工,常寄钱补贴他和奶奶的生活。每到周末,木牛都会帮奶奶做饭。“我会做洋芋饭、蘑菇、豆腐”这名12岁的男孩自豪地说。

当木牛被问及平时有何娱乐时,他垂下了头,摆弄着手指,低声说:“玩不起,主要还是学习。”

隐忧

尽管孩子们看上去比较开朗,也很懂事,但有时来自同龄人的歧视给他们造成很大压力。

“有别的班不懂事的学生会笑话他们没有父母,我一发现就赶紧制止。”某色老师说。他提到,每当有这种情况发生,孩子们会感到很沮丧和委屈。

虽然中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适龄儿童上学可以免费,在昭觉县,很多孤儿由于缺少最基本的生活费用,仍会辍学在家或外出打工。即便入了学,某色老师仍担心班上的学生可能流失。

“比如班上一个18岁的男孩,结果三年级就辍学离家了。”他说,因为孤儿班孩子年龄比同年级人偏大,想法也比较特别,比如想去外面的世界打工挣钱。

叶大伟表示:“我们希望帮助更多孤儿接受学校教育,避免他们过早流入社会,成为社会的负担。”

此外,某色老师还忧虑家里老人过世后孤儿们的出路。“女孩子嘛,长大了肯定要嫁出去,我相信婆家会善待她们。我更担心的是男孩子以后的出路。”他说。

(实习编辑:吴春丽)

声明:文章来自和记官网|首页[www.dongdapetr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京ICP备0207354号-1 | sitemap.xml |

和记官网|首页  版权所有 © 2020-2027